每日邮讯 新邮预报 行情直击 组集参展 集邮知识 封片简戳 集邮研究 防伪打假 世界集邮 集邮人物 集邮随笔 邮海点评

 首页--组集参展--正文

物聚於所好—— 一本历经七十年的红十字邮集




2005/4/24 10:22:31
武汉市著名集邮家刘国霖,作为前上海中华邮票会、杭州新光邮票会、郑州甲戍邮票会的早期会员,他以红十字专题邮集在全国首届(1983年)邮展上获得过奖牌。他如燕衔泥、如蜂酝蜜的收集红十字邮票,纯系出于兴趣。

我于1919年出生,今年已85岁,年老多病,特别是腿脚乏力,经常蛰居室中,不能外出已有数年,对一生酷爱的集邮活动,已处于静止状态,偶然有几位集邮老友来信来访,谈得高兴,我也见猎心喜。回想过去几十年,除上班外,几乎业余时间都用于此道,同一般集邮朋友一样,开始都是广泛收集,以后逐渐由博而约。我从上世纪40年代初开始,兴趣集中在美国、苏联、瑞士等国邮票,以及气球,中国事物、红十字等专题,特别是对红十字(红新月、红狮,以下统称红票)邮票最为喜爱。到2002年底曾作过统计:有新旧整零票1426枚,明信片9张,小全张22张,封27个,小本票23本,红十字会公文封4个,共贴171张展片。现将我收集过程中的一些往事记述如下:
纯缘欣赏 无涉专业
我自1941年就业到1982年正式退休,一直在银行工作42年,与医学全不相涉,然而对红十字邮票却一往情深,纯出自兴趣。总感单色或彩色邮票上有一个鲜红的十字,新月、狮子标志,分外靓丽。在我数十年的集邮活动中,结识了许多同好,大都相见以诚。回想起现有的票品中,真正花钱买的并不多,大都是交换得来。例如:
暹罗1939年4月6日侨领李运杰先生寄出的B31-33(Scott编号,以下同)全套挂号首日封,系由昆明万爘文先生辗转寄到重庆,此封存我处时间不长,后在一次交换中换给了时在重庆北碚的江苏省立医院驻渝诊所顾一尘先生。时隔不久,我又从重庆邮友处换进一套上品旧票,但其“含金量”较之李先生的首日封就相差甚远了。
一件比利时1915.1.1 B31-33的实封封是我集中最早的红票实寄封。戳是1915.4.23极为清晰,其来处已记不清。
葡萄牙IS6-73.1927-1936盖销红票11套66枚,陈鑫川兄于上世纪50年代从国外换进,被我看到要求交换,陈仅取价约6元的国邮作为两清。陈当时在西药店工作,夜间有时在店值班,即在我家附近,我到陈店中谈邮,每到深夜。我从1947年起与陈相识,迄2003年他去世,历50余载。我红票邮集中约有20%票品来自陈处,其他瑞士、美国、中国事物等专题,也对我助益很多。陈终生对集邮执着追求,对邮友真
诚,而今人琴俱沓,令我伤感。
我有一枚红十字票,得之于邮友闫书麟先生,即利比里亚1918B15$5+2c高面值新红票。此票在全套13枚中,是一枚“筋票”,故不易得。我偶然在闫君处见到此票,很想得到,但闫不愿轻易换出,几次联系,闫看到我的一套鲁迅(1966.12.31,#924-926),全胶新票,闫也是志在必得,最后闫用一本Scott《美国邮票专门目录(1976年版)》和这枚“筋票”换去我的鲁迅#924-926新套票。
深情隆谊 邮坛佳话
我的红票邮集中,有些好票是邮友慨让或寄赠的,如北婆罗洲1901年B43-B45,是广州广东文史馆员名画家黄伟强兄寄赠的。
非洲二战后新独立诸国,发行的红十字与红新月邮票,设计、构图、印刷等方面一般较差。一次我去湖北省邮协,顺道在省邮局遇到张世超先生,谈到集邮,他拿出一套塞拉利昂1988红十字邮票给我看,说是他在非洲工作的朋友寄来的。我一看,就被这套绝美的邮票吸引住了,全套有单票4枚,小型张1张,为纪念国际红十字委员会成立125周年发行。单票画面分别为运送非洲食物救济、索尔费里诺战场、太平洋二战、一战时的欧洲。小型张画面为诺贝尔基金创立者、发明家诺贝尔和首次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国际红十字会创始人亨利迪南。这套票在立意构图、印刷各方面都达到最高水平,我要求老张将这套票给我,老张同样也很重视这套票,说写信给他朋友再寄一套来,我说再寄一套由你留下,这套今天一定要给我,老张看当时情况不给是不肯走的,最后割爱给我了。
1992年湖北省邮协编印出版《湖北集邮文选》中刊出我写的《红十字邮票探讨》,香港红十字会伍健强先生看到此文后,通过欧阳承庆先生介绍开始与我通信,伍先生是红十字会专职人员,喜爱红十字邮票,10年来通信不断,交换了多种红票。在香港买各国邮票比较容易,我开列缺票清单给伍先生,他一直为我留心,寄来许多我需要补充的缺票,配成全套,他并特地编写了各国红十字邮票目录寄来,对我帮助很多,都令我感谢万分。
芬兰红票,大致我都有了,其中较难得的是1931年名舰图红票即是上海徐星瑛先生寄赠的。而1933年红票3枚,我一直没有得到,感到是一缺陷。浙江瑞安谢少林先生主办的《少林专题邮声>>数年来一直按期寄给我,我的集邮兴趣近年来逐渐减退,对谢的邮声并未重视,2003年的一次偶然翻阅得知可以赞客户征集缺票,我姑且一试,去信要求代征芬兰1933年红票,并要求票到付款,且达不到其规定征票起点,经过几个月,接到挂号来信,我的缺票寄来了,欣喜之情可以想见,令我的芬兰红票大增光彩,这在当前邮市诈骗拖欠成风之际,确实难得。我立即汇去票款邮费并深深致谢。
许多红票,得自馈赠,如1935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埃帝海尔塞拉西一世领导人民英勇抵抗成为抗敌英雄,1936年初,加盖发行红票1套5枚。我父的门生王化兴先生当时在欧州工作,寄赠一批埃国邮票给我,其中即有这套红票,珍藏迄今,历时巳近70年。
瑞士邮票收藏家朱慧楠教授收到她女儿由瑞士寄回的瑞士1999年红票实寄封立即割爱寄赠。
我的女儿1989年旅游法国时,顺道到安道尔公国观光,见到该国新出的红票1枚及其他体育邮票,立即购买回来全数送我……
广泛联系 钜细靡遗
1983年9月,我去上海看望亲友,当时虽已是改革开放初期,集邮者巳可稍稍吸到轻松的空气,但苦于文革旧习仍留阴影,我当时的打算是尽可能加强红十字邮集,因这是代表一种全世界各国认可的慈善性组织,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故决定尽量压缩“美帝”邮票,充实红票。我首先访问的是通信多年的上海音乐学院执教的施宝琳先生。进到施的房中,看到的是一架大钢琴和大量邮品。施的红票数量惊人,我尽量取出他的复品,共约200枚,并将美票复品请他选留,他要的是早期美国普票,彼此均满意。回武汉后,我对红票的兴趣更增,进一步加强了在走访或通讯中与邮友邮商联系补充红票集。
二战以前,英国以老大帝国自居,虽然其遍布世界各地的殖民地从十九世纪90年代开始纷纷发行红十字附捐票总数达千百枚,但英本国,直到1975年才发行1枚健康附捐票。英帝国的红十字百年纪念票于1936年发行,是一套正规票,不合附捐,我集中此套新票,得自上海邮友宋志翔先生。那一次同时寄来英属各国的红票数十枚,这套最好。
我集中的日本早期红票共4套12枚,及1张小全张,发行时间历经1934--1948,日本由盛而疯狂侵略,而战败投降,看了发人深省。其中最难得的是1948年10月1日发行B11献金小全张,此票我得之于武昌庄子植先生处,他原在武大生物系工作,后离开武大自营种鸡.庄素喜集邮,上世纪50年代,曾率先通过正式手续,领得营业执照,建立“同盟邮票社”挂牌营业。一次我到庄处谈邮,见到这张小全张,乘他高
兴慨然割让。
欧洲各国中,法国红十字邮票夙负盛名,自1914年开始,1918、1939、1940间断发行,1950年至今,每年均有发行。品种包括邮票,小本票,印制精美极具特色。我除B2、Bll为旧票外,全为新票,小本票因价格较高所缺尚多,除在邮市购进外,多来自国内外邮友的赠送或价让。
改革开放以后,武汉交通路、循礼门、上海路、司门口等邮电机构附近先后形成了自发的集邮市场,设摊售邮的队伍日益扩大,给集邮者造成很多机会。我曾在交通路邮摊上用两角钱购到西德1952年10月1日发行的B330亨利迪甫30+10Pf上品票一枚,这是一枚著名的红十字运动创始人像票。又曾以极低价购得泰国1955.4.3泰国红十字会创立60周年纪念票一全套加盖佛历“2498”贴在片纸上销印清晰的
LAMPANG(南邦)邮局戳,均属难得之品。
1980年前后,我认识了姑嫂树卫生所的金医生。金也是红十字邮票爱好者,一段时间后他离开公职,专门从事集邮,他的红十字邮票全部为我所得,其中瑞士和芬兰红票颇多佳品。
两件憾事 令人怀念
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次宜昌市邮协侯谦和先生带来一位青工望志强同志,望的红十字邮集准备参展之前我并未重视,但看了他的邮集后顿时傻了眼。其品位之高出我意外。其中竟有1--2百枚邮品为我所无。我很难想像他年纪很轻:如何能在较短时间内得到如此佳品。展览以后不久,我就得知望兴趣转移,售出了全部藏品,不知花落谁家,令人怀念不已。
二是改革开放初期。台湾寄大陆信件需经台湾红十字会打包,经香港红十字会转寄中国红十字会。台湾红十字会封包应有红十字标记,我曾数次托香港邮友代觅,但迄今未能见到。
【摘自医学集邮网】

上一篇文章:抗击“非典”邮戳出错
下一篇文章:寻觅“春天”
集邮者之家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信箱:Stamphome@126.com
 

关于本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0 集邮者之家
ICP0500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