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邮讯 新邮预报 行情直击 组集参展 集邮知识 封片简戳 集邮研究 防伪打假 世界集邮 集邮人物 集邮随笔 邮海点评

 首页--集邮研究--正文

战火洗礼的军邮:呈现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2010/2/8 15:46:12

  一枚小小的邮票,一个简单的邮戳,一封历经战火洗礼的实寄封,一段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军邮,与生活中的普通民用邮品不同,因为部队编制的高度保密性而充满了神秘色彩。自1938年我国第一枚军邮诞生以来,便以其独特的语言方式记录下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故事,不仅叠印着人民军队的成长足迹,刻画着烽火岁月的精彩年轮,更凝聚着一代又一代人满怀激情、难以割舍的绿色情结。

  轻轻地翻开一本本邮册,用镊子小心翼翼地翻检一张张军邮,记者看到的是一种文化、一段历史力透纸背;感受到的是一份纪念,一片情感动人心扉。力透纸背的是中国军队发展的伟大历程,动人心扉的是烽火岁月中那段感人故事。

  军邮是专为军队发行、专供军人使用的邮品。军队在不同时期使用的邮资物品不尽相同。其中,附有邮票、军邮票的实寄封,更是真实地记录了军邮历史。由于其不公开出售,因此与一般的用邮者和集邮者拉开了距离,正是这种神秘感使得军邮成为众多集邮爱好者和藏家追逐的对象。

  “飞鸽传书” 越洋显珍贵

  寇磊说,这本《中国军邮史(1945—1954)》主要收集1945年至1954年间的军政邮品。因此,关于国外的军邮收藏中,朝鲜战争的信件邮封是非常值得收藏的。在寇磊收藏的邮品里,有一个实寄封是朝鲜战争中一名美国战俘寄回家中的平安信。实寄封上方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和平鸽,以凸显“爱好和平”的主题。寇磊介绍,战俘使用的信纸和信封是由专人设计的,由于是寄往国外,保留下来的并不多。

  除此,还有一个实寄封是1953年从朝鲜板门店寄出,经由北京,然后加盖“中国北京”的邮戳后再转发至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寇磊告诉记者,这是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后,停战协调委员会中一位捷克斯洛伐克军官寄往家中的信。该信选择从北京转发而不是从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是由于当年捷克斯洛伐克和我国同属社会主义阵营,这样有利于信件能够准确及时地传送回国。寇磊说:“这类信件非常少,其特殊性在于当时此类信件在国际领域流通有阻碍,加之是停战委员会代表的信件就更少了,其中蕴含的收藏价值不言而喻。”

  据寇磊介绍,这些国外的特殊邮品是通过留学生在国外留学期间以高价收集后带回国的。1998年,他花了5000美元才得到那件捷克邮品,虽然当时国内一些收藏家认为价钱不菲,但对于寇磊来说,任何一件有历史、有故事、有文化的军邮,都是无价之宝。

  高价蓝军邮的“光辉岁月”

  “现在存留下来的蓝军邮太稀少了,市价高,一般的收藏家难以承担。”寇磊说,由于目前自己经济条件有限,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蓝军邮实在难以承担,因此邮集《中国军邮史(1945—1954)》中没有收集到蓝军邮。

  据寇磊介绍,1953年,我国邮政部门曾印制一套有“军人贴用”字样的军事邮票,主图为“八一”军徽,分黄、紫、蓝3种,但未正式发行。其中蓝色的军邮邮票,俗称“蓝军邮”,是难得收集到的珍品。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军邮与机要交通机构分设,军邮机构缩减,中央军委通信部与邮电部研究,经中财委批准,决定于当年8月1日发行“军人贴用”邮票。这套邮票以“八一”军徽为主图,于1953年11月24日印刷完毕。先印出桔黄色(俗称黄军邮),陆续下发到各军兵种部队,并发到个人手中,已经使用。紫色一种随后发到了个别领导机关。而蓝色一种未等下发,就因发现使用范围难以控制而停止使用,全部封存,1954 年10月13日总参谋部批准全部焚毁。但因个别单位未按照规定执行,有少数流入社会,尤以蓝色为稀少,称为“珍邮”。

  在邮票收藏界被誉为“新中国十大珍邮”之一的蓝军邮,早在1994年就拍得单枚邮票80万元的天价。1999年,在北京举办的世界邮票展上,一个“蓝军邮”的四方连,经过多轮竞拍,最终以340万元成交。此后,“蓝军邮”便很少出现在市面上。

  如今,军邮封作为革命文物的史料价值、艺术收藏价值,已经得到了集邮界乃至艺术品收藏界的广泛认可。“盛世收藏”,寇磊说,尽管军邮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但军邮还只是艺术品市场上“很小的一支”,在市场上还不够热,其收藏价值和市场潜力并未完全发挥出来。

  军邮的发展史

  据史料记载: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军邮的国家。我国早在西汉时期就建立了严密的军邮组织,虎符、烽火、鸡毛信是当时较常见的3种军邮形式。当时的军事文书往来大致有三类,在文书上注明“以次传行”是普通文书,即平信,可按规定班次传出;其次,注有“吏马驰行”是紧急文书,即快信,必须专人快马传递;第三,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吏马驰行”一天也只能走100多公里,按军事要求仍然太慢,故当时军邮还以烽火为辅助。

  到了宋代,更是邮政军事化。在全国各地军事要道上,每5公里设一急递铺,辖铺兵5至10人,辅长以上有节级军官管理。宋代邮驿牌符共分3种:步递、马递、急脚递。沈括当年在《梦溪笔谈》中记述:“急递最遂,唯军兴用之。”这种急脚递用的金牌,长约20厘米,宽10厘米,朱漆为底,上写金字,字的周围有两只飞凤和两只麒麟图案。它是朝廷调兵遣将的信物。

  新中国成立后,国内战争结束,和平环境的出现,使战事较少的部队官兵的通信量不断加大,增加了邮递工作量和军费开支。1953年,原邮电部和解放军通信兵部商定,为了优待军人免费寄信,邮电部发行了一套“军人贴用”邮票,发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战士寄信之用。这套军邮共有黄、紫、蓝3种,但在邮票发行前,原邮电部和通信兵部商量发放范围和使用邮票对象时,认为邮票使用对象不好控制,如果不能明确发放范围,容易造成滥用,影响邮政收入,为此,商定停止发行这套军人贴用邮票。但是有少数部队已提前发给个人使用,3种邮票都流出一些,其中黄军邮最多,紫军邮次之,蓝军邮最少并成为罕品,极为珍贵。故此,经过精心筹划印刷并发行的第一套“军人贴用”邮票,于1954年10月13日被下令全部销毁,第一套军邮就这样偃旗息鼓,结束了通信使命。

  被停用了42年的“军人贴用”邮票,于1995年8月1日再度横空出世,这便是新中国第二套军邮—— “义务兵贴用”邮票。但此次“义务兵贴用”邮票与“军人贴用”邮票在发行中完全不同,“义务兵贴用”邮票只限在沈阳军区——东北三省的解放军中试行,试行只经历了20个月零14天,此次军邮使用再度夭折。

  军邮的发发停停,为中国邮市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神话,是一个永远也说不尽的话题。

  如何鉴别军邮实寄封

  近些年来,随着军邮实寄封市场价格的飙升,赝品也渐渐多起来。这些仿品或参照真品复制,或采取“移花接木”的方式。后者采用老旧信封,特别是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志愿军和解放军等不同历史时期的老旧封片,将同时期的普通平信实寄封上的真邮票 “移花接木”到老旧军邮封片上。这类赝品因信封或明信片、邮票是真的,只有邮戳是假的,故欺骗性较大,鉴别具有一定难度。

  因此,专家建议在鉴别真假军邮实寄封片时应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对信封、明信片纸质、格式真伪的鉴别。如解放区封等早期信封、明信片所用纸张均比较粗糙,在格式上也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有的作伪者采取一些作旧方法,甚至故意造成“残封”“残片”,需要仔细鉴别。

  第二,对封片字体的鉴别。我国于1956年1月开始在全国推行简化字。如“人为杜撰封片”中的“解放区实寄封”,就出现过简化字,一望便知其真伪。1956年以前的实寄封中,如果出现简化字,就可以断定为赝品。

  第三,对邮资票品真伪的鉴别。普通实寄封和军邮实寄封上的邮资,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标准。譬如,“区票”的邮资标准非常复杂,各个根据地、解放区以及与“国统区”邮政往来的标准颇不一致。这需要藏家潜心研究不同阶段的军邮历史。

  第四,对戳记、制式、邮路、日期、油墨真伪的鉴别。军邮实寄封的戳记,不同时期各不相同,其制式、油墨亦有很大差异。真实的实寄封,收寄戳和落地戳在邮路和投递时日上应相符合,投递区与落地戳也应相一致。否则,可断定为赝品。

  此外, 在收藏军邮实寄封时,藏家一定要保持其上佳品相,即具有完整的收寄人名址、邮资凭证和戳记等,挂号、快件、超重、欠资等特殊邮件必须有相关的戳记或签条,戳记必须清晰可辨。除战地封、海难封外,封片表面不能有太多的污损痕迹。否则,即使是真品,也会大打折扣。

  揭开“机密公函”的神秘面纱

  在邮集《中国军邮史(1945—1954)》中,寇磊不仅收集到贴有方寸邮票和盖有邮戳的实寄封,还有其他在战时和特殊时期的军用邮品,因存世稀少且能体现出特定的时代特征,而更显珍贵。在这些珍品中,一封从渤海纵队政治部寄往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的“机密公函”特别引人注目。寇磊告诉记者,这个实寄封是他于2005年在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举行的拍卖会上拍下来的,这种公函因特殊人物传达特殊事务而寄,带有机密性,流传到市面上少之又少,是非常珍贵的军邮收藏品。

  然而这封“机密公函”的神秘面纱是谁揭开的呢?据寇磊介绍,这样珍贵的邮品之所以能传至民间,还要追溯到集邮大家沈增华。新四军老战士沈增华曾是舒同部下,一个偶然的机会获得了这一信封。2005年,沈增华老人拿出部分军邮珍品进行拍卖,这件神秘的“机密公函”被寇磊以2.6万元拍下来。“那次拍卖会有很多难得一见的军邮精品。”寇磊说,之所以当时只拍下这一件特殊的“公函”,是与他的家庭出身分不开的,因为寇磊3个伯父都曾是渤海纵队的军人。“那场拍卖会拍出的邮品在此后交易中,价位都是当年的2到3倍。”寇磊告诉记者,那件“公函”别人出再高的价他也不会卖。

  十个邮戳“穿越”五个解放区

  从事金融行业多年的深圳军邮藏家寇磊现在已是深圳邮品藏家中的前辈,头顶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邮展评审员、中国邮戳研究会会长、深圳市集邮协会副秘书长等头衔,是个不折不扣的“军邮专家”。在部队长大的寇磊自小爱好集邮,尤其对军邮情有独钟。他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国内外广泛收集各种珍贵的军邮,经过10多年的搜集整理,编成一本《中国军邮史(1945—1954)》。这本邮集精选了数十件罕见的军邮实寄封,从不同角度反映了1945年至1954年间中国军事邮政的历史。该邮集曾代表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参加了素有“邮品奥运会”之称的“世界邮展”,并多次获得金奖。

  翻开邮集《中国军邮史(1945—1954)》,一封盖有10余个邮戳的“拥军邮件”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寇磊介绍,这个实寄封是一名普通战士于1948年从东北寄往山西老家的平信。从东北寄出时邮戳日期为1948年6月23日,到达收信地的邮戳日期为11月 20日。“这是一封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信,它穿越了5个解放区,冲破国统区和解放区的层层关口,最终才安全到达目的地。”寇磊告诉记者,当时全国还没有解放,信件不能直接穿越国统区,只能从一个解放区转到另一个解放区。这封信从东北解放区发出,至冀察热辽、冀中、晋察冀再到晋绥,辗转了5个解放区才寄到战士家中。“这就是军邮的特殊性,从一个普通的发黄实寄封就可以看出特殊战争年代的历史背景”,军邮呈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

  在这个实寄封上记者看到一个很醒目的黑色邮戳,“这是邮戳中据知唯一存世的‘冀察辽军邮总局’日戳”,寇磊告诉记者,是唯一存世且有着特殊历史背景,因而这件看似普通的平信显得弥足珍贵。这封邮品是一个文物商在军属家中搜集到的,当时为了得到这件邮品还费了番周折。那时寇磊从文物商那儿得到信息后,就认为是件珍品,嘱咐其将复印件传到深圳。结果,第二天该邮品就被人买走了。为此,寇磊懊恼了许久。“不过我还是很幸运,收藏军邮有时是要讲究‘机缘’的。很多藏品本以为再也碰不到了,结果绕了一圈还是又来到你身边。”说起这件机缘巧事,寇磊兴奋不已。他告诉记者,让他惊喜的是,4个月后圈内人士拿着这件邮品找到了他,他真是喜出望外,再也不会让它擦肩而过了,于是他花血本买下了这件珍品。

  本报实习记者 彭雪屏


上一篇文章:马上飞递类标识的公文封套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集邮者之家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信箱:Stamphome@126.com
 

关于本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0 集邮者之家
ICP0500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