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邮讯 新邮预报 行情直击 组集参展 集邮知识 封片简戳 集邮研究 防伪打假 世界集邮 集邮人物 集邮随笔 邮海点评

 首页--世界集邮--正文

国家消失 邮票还在




2005/4/28 9:43:38
作者:(厦门大学 郑启五)

  浏览邮册里的“动物园”,窜入视野的是一套前东德留下的野生动物,有松鼠、野兔、鹿、羚羊和金钱豹等五种,各领暗红、深绿、青紫、浅棕、淡蓝为单一底色,生气不足,却枚枚醒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是1984年11月8日在南京购得的。于之相遇,有点意外,我在金陵的外文书店选购原版外国小说时偶然发现玻璃柜里这些东德盖销票,岂止喜出望外,一时满腔扑腾久别重逢的兴奋,于是一连挑了好几套动物和船舶票,尽管价格不菲。
  
  为纪念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节,那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久违的苏联新电影——彩色故事片《这里黎明静悄悄》,入住的旅馆大厅的彩电前人头挤挤,它可是1966年之后的18年进口的首部苏联故事片。长夜漫漫18年,许多老影迷是在把《列宁在十月》重复看了一百遍后才迎来“黎明”的,女兵小分队可歌可泣的镜头迎面扑来,中苏两大国喋喋不休的争吵渐渐远去……
  
  东德是苏联阵营里的“华约”伙伴,“德修”跟着“苏修”走,中苏和中德的国家间各种关系,电影交流也好,邮票交流也好,都得依着“反修防修”的轴心转。1996年我在中国集邮公司厦门代销处惜别最后一批东德盖销票,距南京外文书店的奇遇,恰好又间隔了一个18年,影迷加邮迷的我可是倍受煎熬倍感欣喜!至于东德新一轮的盖销票如何抢在他的“老大哥”——苏联之前,进入中国市场,而且是官方的书店,这是一个迷。当时的南京外文书店敢于出售外国邮票,也是有些令人吃惊的事。但我本人对东德邮票的确情有独钟:它发行了世界上第一套外邮上的“新中国”,毛泽东的头像、土地改革的邮票早早亮相在柏林邮局的橱窗里和莱比锡书市的柜台上;它上个世纪50年代的盖销票,套套都盖着别具一格的纪念邮戳:它印制的宇航员加加林的大型邮票,当是苏欧百套同题材的最佳……我还曾为在封闭的岁月里喜获一枚单散的东德信戳票,作有散文《绿色的“长劲鹿”》,收入《集邮随想》一书。对东德的正式国家名称DDR——“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我不情愿用“不复存在”这个词,而更想说“曾经屹立过”。毕竟“雁过留声,虎死留皮”。
  
  日前我在昆明逛书店,午后柔和的阳光斜斜射来,突然一个戴眼镜的目光炯炯的人物打了一个照面,啊,是东德的最后一任国防部长——霍夫曼大将。这位表情严肃的将军用深沉的笔调,记述了柏林墙倒塌前后东德崩溃与消亡的经过。他认为前东德人民军官兵无需愧疚,在历史的特殊时段,他们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印象里的东德邮票无论在题材的广泛、规格的大方,还是艺术手法的多样性上,都在相对单调拘谨的西德邮票之上。东德不在,但东德存世的邮票无愧于世人!
  
  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前苏联及其伙伴国家的邮票(新票和盖销票)的身价每况愈下的为多,而东德的是一个例外,原因不详,尽管我对这类问题比较木然。其实只要是真爱,又何在乎它的价高价低,潮涨潮落!一套沉迷,忘乎所以,小小动物,竟也让思绪如云,世纪回眸,冷战热风,激扬文字……
  
  在历史的长河里,东德40载大人物波光帆影总归昙花一现,无论是皮克、乌布利希,还是昂纳克;但40载小邮票是沉淀在河床上的卵石,一枚一枚浑圆而坚忍,沉着地感受着岁月之水滔滔东流去……
  
上一篇文章:邮票上的经典歌曲
下一篇文章:独联体国家航天专题邮票(1992-2001)
集邮者之家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信箱:Stamphome@126.com
 

关于本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0 集邮者之家
ICP05000175